蘑菇影院破解版app下载

♂? ,,

宋大和宋三正在无聊地翻看着这座隐藏在竹林中的房子的书架上的一些书籍。

这些都不是什么武学秘籍,只不过是一些论语、易经之类的东西——这和他们两人起初的想法有着天壤之别。

“我说阿大,瞎子这次让我们陪着他……该不会真的只是陪陪吧?”宋三看着宋大。

宋大这时茫然地摇了摇头。

瞎子一开始是这样说的:们两个有没有兴趣陪我去一次武当山?

听到是武当山这种圣地,两人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结果,来到这里只是见一个白发苍苍的徒孙?

“总感觉好像是上了瞎子的当……”宋大皱着眉头好一会儿,才挤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上当了!瞎子只是方便找个拎包的!”宋三一拍自己的额头。

二人同时露出了懊恼的神情。

“到外边走走吧。”宋大叹了口气:“好歹当作来游览一番了。”

宋三只好同样,反正在香江下飞机之后,他们都重新办理了在华的手机,瞎子能够找到他们的。

田园农家美女清新小白鞋自在悠闲写真

……

“祖师爷,您带来的那两位是?”

屋子的一处静室内,黄大师黄启发正恭恭敬敬地站在了盲先生的身边——此时的盲先生却沉默地‘看着’静室内的一副泛黄的水墨挂画。

画中有一名古人,仙风道骨,眺目星河。

“只是两个拎包的,不用在意。”盲先生此时缓缓地说道,并且转过了身来。他接下来直接在静室内的蒲团上坐下,并且摆了摆手。

黄启发相当识趣地也坐了下来,坐在了盲先生的对面——这位祖师爷他这一辈子算上今次,也就一共见过了四次,而且每次的时间都不长。

然而这四次的时间,几乎横跨了黄启发的一生,他已经从一个稚嫩童子到了如今的花甲之年,可是祖师爷的容貌至今都没有改变过。

那些找他看向的都市人,一个个都喊他做黄大师、黄大仙,其实真正的大仙是眼前的这个——祖师爷才真的是神仙一流的人物吧。

“把的手伸出来吧。”盲先生忽然道:“我先给摸骨。”

黄启发一听,连忙把袖子捏起,伸出手来。他自己本人也会摸骨,但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野路子,时灵时不灵……不灵的时候要多一些。

盲先生此时又道:“把说的那件事情的前后起因,仔细地给我说一次吧。还有具体形容一下,口中所说的‘众生相’之人的特征。”

黄启发苦修的几十年的相术,就是因为那一次的看相而破功,他实在是记忆犹新,此时张口便道:“那天,经人介绍,我接了一个单子,本来一位只是普通地给人家看看姻缘而已,可是没想到那年轻人的命理面相之古怪,实在是前所未见。”

黄启发叹了口气,“当时也是徒孙我自不量力,也有一半是因为好生心切,破了师门的规矩,用祖师爷您传下来的功法,打开了‘眼’想要看个仔细,未曾想到竟然直接遭到了反噬……从那日破功至今,已有小半年时间了。”

“嗯……是什么日子碰见了此人?”盲先生忽然问道。

黄启发连忙告之了具体的日期时间,甚至又把当时委托人给的生辰八字也拿了出来。

盲先生便抬起手,掐着手指算着什么……只是算着算着,他的眉头也跟着皱着起来,而他手指掐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到了后来,黄启发只是看着这些手指的残影,不由得心中大惊。

所谓的掐指一算,并不是常人所说的那么的简单——这当中包罗了大量复杂的公式,没有过人的记忆力以及心算能力根本学不来,甚至如果不是天赋非凡之人,就算苦练一生最多也只能学些皮毛,算不得入门。

本来,这当中的计算量,就不应该是人脑现今的阶段所能够达到的,

然而,让黄启发心中一紧的是,盲先生此时手指忽然停了下来——他本以为这位神仙一流的祖师爷此时是有了答案了,却不料祖师爷依然是沉默不语。

黄启发偷偷地瞄了一眼祖师爷的神情——他没有睁开眼睛。于是他接着瞄了一眼祖师爷的手指,他发现盲先生的手指这会儿正微微地抽弹着。

这……祖师爷该不会是掐指一算,算得手抽、抽筋了吧?!

“给我倒点水来吧。”盲先生此时捏了捏眉心,淡然道:“这多年的风湿痛来了,让我好好休息一下。”

原来是风湿痛啊,那就怪不得了……虽然说驻颜有术,不过也这么大的年纪了。

黄启发想着自己也是老骨头了,一个月起码要贴十天八天的狗皮膏药在背后呢……这祖师爷虽说是神仙一流的人物,但毕竟还是上了年纪啊。

“您稍等,启发马上去给烧一壶热水!”

只见黄启发屁颠屁颠地爬了起来,然后急忙忙地走出了静室。这之后,盲先生才缓缓地用另外一只手握住了自己抖动着的手的手腕。

“不是‘众生相’那么简单……”他喃喃自语着,然后站起身来,又面对着那挂在墙壁上的那副水墨人像画。

“开派祖师爷在上。”盲先生低声道:“您曾留下遗典,说过‘天地变必先有异人异像’……我在南美碰到的宋家后人贵为至尊贵人,是否是异人……这黄启发碰到之人,是否也是异人。我竟也算不出来。”

……

当黄启发端着一壶热水回来的时候,盲先生正在闭目打坐。他悄悄地瞄了一眼,发现盲先生的手已经不再抽筋了。

不过盲先生的面前此时倒是放着了一张纸条——这张纸条黄启发认得。

正是因为这张纸条的关系,这位祖师爷才会从异国归来。

二月二,龙抬头。

这只是古代流传下来的一句十分普通的话语而已,当中到底有什么玄机呢?黄启发心中虽然疑惑着,但并不迟疑,快步地走到了盲先生的面前。

却见盲先生此时从衣服内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瓷瓶,交给了黄启发:“把这里面的粉末冲入热水当中,然后服下吧。”

“我?”黄启发一愣。

“当然。”盲先生点了点头,“在竹林外我窥印堂发黑,有一股死气从华盖直冲而出,已然呈现出死相了。”

“可是血光之灾?”黄启发也是懂得看相的人,此时一听祖师爷的批算,顿时便惊得冷汗涔涔。

“非也。”盲先生摇头道:“若然只是血光之灾,自然也有外力化解的方法。只可惜死相呈现,便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祖师爷救我!”黄启发脸色苍白,惊恐地跪倒在盲先生面前,死死地磕着头,就连声音也哆嗦了起来。

“我们看相,算天算地,算人,却不能己,知道这是为什么吗?”盲先生淡然问道。

黄启发声音苦涩道:“我们为人趋吉避凶已经是逆天之事,倘若还为自己牟取私利,逆倒阴阳,那就是招惹了老天爷,会遭天谴的……祖师爷,上次给打电话之后,启发已经散尽家财,部捐献出去了……启发知道错了!”

“这些年来,泄漏天机太多,纵然不是什么重大事情……”盲先生叹了口气:“但为多人看相改运,逆天改命,日积月累,罪孽可也不少,亡羊补牢已晚。如今不仅仅破功,身体也逐渐枯萎,神仙难救,这命恐怕到不了今年中秋。”

“祖师爷救我,救我啊!”黄启发哭腔道。

“这药每月服下,应该能让过完这一年的。”盲先生站起了身来,淡然道:“好自为之吧。不过近日内将有一劫,最好不要四处外出,留在这里静养,好好修心养性,或许能够度过……”

盲先生的声音已经远去,只留下黄启发整个人失魂落魄地瘫坐在地上。

越老的人,越是怕死。

……

……

这竹林外还有大片的树林,树林外则是武当山的一处有名的风景点——事实上,这竹林所在得地方,其实还算是在武当山的风景区之内。

只不过竹林中有经过特殊布置的阵法,常人很容易在竹林中迷路,走着走着就会走了出出来——当然,如果是航拍的话,那就没有关系了。

可是谁会有事没事就去航拍这片小小的竹林?

宋大和宋三二人此时找到了一根电杆,然后两人就蹲在了这根电线杆地下——不是因为别的,单纯是因为这个地方的信号比较号。

事情是这样的,宋三因为无聊的关系,点开了国内的手机视频网站,刚好看见了一个有关武当的视频,就忍不住点了进去。

“当今轻功第一人”

视频的名字自然让宋三十分的好奇——毕竟作为武者,十分明白轻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然像是电视剧那样自己踩自己脚掌就能够冲天而上的是加了特效骗小孩子的,但真正的轻功飞檐走壁还是能够做到。

“靠,上当了!”宋三此时大声骂道:“什么鬼的轻功第一人,这他娘的不就是普通的跑酷吗!”

正在发着给大洋彼岸的某位女性聊着SMS的宋大此时翻了翻白眼道:“以为武林高手是大白菜啊,随便都能让碰到……再说,国家机器是禁武的,如果是真的轻功,还能够让发布出来,在网络上流传?”

宋大正这样说着,却见宋三此时一眼见鬼般的表情,傻傻地望着天空,张大了嘴巴道:“阿大,说的大白菜高手出现了……”

宋大愕然抬头,只见天空上,正有一道人影,此时歪歪斜斜地朝着不远处的一方小树林降落下去。

没有看错,确实是降落,而不是坠落——因为宋大和宋三两人都看见这飘落下来的人影身上,还背着另一道身影!

“这难道是传说中御气之术?我的天啊,武当不愧是圣地之一啊!”宋三顿时目光发亮。

而宋大这会儿也来不及继续发SMS了,连忙把手机塞入裤带当中,看了宋三一眼,就朝着那到身影降落的小树林急忙忙地走了过去。

高手碰见高手,当然就是打架啊!

……

而此时,小树林的上空,忽然传来了一道惊叫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啊——!!

“小心啊!!!大哥!!!”

“哇——!!!!”

明显是两把不同的声音。

身影坠落在了树冠之上,然后一路地压断了树枝,最后被勾住,停了下来。但是树枝实在是无法支撑这份重量,最后依然折断。

嘭——!

两道身影在坠落的瞬间分开,一道动作迅速地弹跳落地,而另外一道则是扎实地撞在了地面之上。

“追风这王八蛋,见死不救!”撞在地面泥土中的身影此时顿时破口大骂起来。

“这可不怪我……本能反应,本能反应,嘻嘻!”

只见一名少年人嬉皮笑脸地走了过来,把撞到在地上的人影给拉了起来,并且为其拍打着身上的泥土。

他们是……莫小飞与追风。

至于为什么这一人一妖会出现在这里,就要从寒假开始之前说起了。

那日神州的真龙把开山大弟子莫小飞扔给了孙小圣之后,就带着小蝶妖洛翩跹离开。临走之前神州真龙曾经提及过布衣道的事情,说那或许能够让莫小飞知道自己的前世。

于是莫小飞就有了想法,想要趁着寒假的这段时间悄悄地去一趟泰山——追风是别的原因。

只不过作为一名学生,要支付一路上的旅费实在是过于艰难(立志成为英雄的莫小飞十分坚决地没有用自己的超能力弄钱),所以他做了一个决定:穷游。

飞机?

我会飞。

火车?

我会飞。

大巴?

我还是会飞。

打算就这样一路朝着泰山飞去的莫小飞就这样成为了追风的专属坐骑,距离他们出发,已经足足过去了一周的时间,而他们也成功地离开了居住地所在的省份,来到了这里。

“水……给我点水。”莫小飞此时坐了下来,有气无力地看了一眼追风。

自己一个飞行还好,身上搭载着追风,那可就算是吃力得紧,跟何况是这样几乎一赶路就是一个白天。

尽管如此,莫小飞倒是觉得自己飞行的时间每日都有增长……大概就是所谓的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吧。

“我们到什么地方了?”莫小飞此时看了追风一眼。

追风连忙取出了地图——这路上是他负责看地形和路线的。

可就在此时,忽然传来了一声轻响,只见树林中电射而出两道身影,一道魁梧雄壮,一道干瘦。

却听到那魁梧雄壮之人朗声道:“少林弃徒宋青书,请两位小师傅赐教!!”

而那干瘦的汉子也沉声道:“少林弃徒宋青书two,请两位小师傅赐教!!”

什么鬼……

莫小飞与追风眨了眨眼睛,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