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国产传媒映画台湾swag

他先是给关雪打了一个电话,关心了一下关雪跟小蒂娜。

两人都还不错,特别是小蒂娜已经逐渐熟悉国内的生活了。

聊了一阵,魏峰挂了电话,又打给了雷啸。

跟大哥倒了一会儿苦水,知道雷啸现在又去北极抓雪怪去了。

之后魏峰不小心翻到古薰儿的电话,他想了一下还是点击了拨打。

不过电话那边却传来机器人冰冷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魏峰不由感慨着的,也不知道现在古薰儿在什么地方,在炼狱试炼里面是不是还安。

古薰儿是他真正意义上第一个女人,除了关雪之外,应该对他来说就是最重要的。

别看魏峰平时口花花的,还喜欢调戏美女,但是实际上他却是一个很长情的人。

更何况,古薰儿跟别的女人又有些不一样。

她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但是冰冷的外表线面隐藏着的却是一颗火热的心。

魏峰突然想起,陈沫死之前说他是什么炼狱的代言人,那跟炼狱试炼,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呢?

圆脸长发女盛夏之初田野写真

魏峰左思右想也想不出头绪,就只能作罢。

离开早餐店之后,随意的走在街道上面。

这条街非常热闹,街边有不少小店,时不时传来店主们的吆喝声。

魏峰走出没多久,就看见几个小偷鬼鬼祟祟的,用一把长长的镊子伸进前面一个女孩的口袋。

“兄弟,你在做什么?”魏峰笑着出手,捏住那小偷的手腕。

几个小偷顿时围了过来,眼中闪现森冷的目光。

“小子,我劝你还是识相点。”那小偷冷笑着对魏峰露出一颗尖牙。

那女孩终于反应过来,看了一眼四周的情况,连忙加快脚步离开了。

几个小偷见到到手的肥羊跑了,恨恨的对魏峰说道:“傻了吧,你是不是因为英雄救美,就能得到别人的青睐呢?”

“那都是电视里片傻逼的。”

几个小偷都抄着家伙,对魏峰围攻了过来,想要让这小子知道一下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魏峰见状,笑容愈发灿烂了,被人都还没看清楚他怎么出手,就已经部躺再在地上哼哼唧唧了。

刚才骂魏峰的那小偷顿时愣住了,这什么情况啊?剧本好像不是这样的。

“现在到你了。”魏峰一巴掌直接把这小偷扇晕了过去。

魏峰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释然离开。

他并不是想要什么英雄救美,只是如赢天先生说的那样,顺心而为,遵从自己的本意。

当然,如果他没这一身本事的话,那又另说了。

傻子才会为了救别人,而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墨家说爱人,兼爱天下,这一点魏峰是不认同的。

只有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去帮助别人,才是正确的,要不然很可能没帮到人,还害了自己。

魏峰就这般随性游走在淮阳的街头巷尾。

没走多远,就看到街角一个书店,静静的开在角落里。

他抬头看了一眼门上的招牌,叫做偶遇。

既然都偶遇上了,不如进去看看吧。

这书店里的书都,非常有趣。

秦墨随手拿起一本余华的第七天,就如余华先生说过,跟现实的荒诞相比,小说里面的荒诞就是小巫见大巫。

余华的书勇敢而不偏狭,幽默而不乏庄重,不仅揭示现实,也创造现实……

魏峰随便翻了几页,里面的一些语句的确是非常有哲理。

不知不觉就几个小时过去了,直到电话铃声响起,魏峰才回过神来。

不用看就知道是陈不凡打来。

“有消息了,姜锦锦出海了。”

“我丢,这蠢货千万不要头脑发热才好啊。”

魏峰不由紧张了起来,要是她一时想不开,把惊龙石丢到海里去,那就真的是大海捞针了。

魏峰苦笑一声说道:“我想在想明白了,这蠢女人不是要报复姜宝成,而是要报复我。她觉得是我拆散了她跟她的然哥。”

陈不凡叹息着:“女人心,海底针。真不晓得这些臭娘们,一天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鬼东西。”

魏峰又问道:“可不可以让人把她弄到岸上来?”

陈不凡说道:“虽然这很简单,但是就怕用强的话,把她逼急了会做出一些想不开的事情来。”

“唉。”魏峰有些头疼,说道:“还是我去吧,对付女人还得老子出马才行。”

陈不凡非常赞同,自己这个兄弟,可是招惹过不少妹子的啊。

“那行,我已经让人开飞机过来找你了,另外姜锦锦这边我们启动了卫星定位,她跑不掉。”

“可以,你办事我放心。”魏峰笑着说道。

陈不凡这个时候语气变得凝重了起来,对魏峰说道:“我总感觉这个姜锦锦的行为,就跟疯子一样,事情可能不像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你等下要注意。”

“明白,你现在给我个地址,我马上过去等着。”

“行,我发给你。”陈不凡跟快就给魏峰发了个定位。

专机也不是什么地方都可以升降的,所以有专门的地方。

魏峰想了一下,还是给姜宝成打了个电话。

“我已经找到那蠢女人了,现在准备过去见她。”

姜宝成松了一口气,对魏峰哀求着:“魏先生,可不可以带上我?”

“不行,我怕出什么变故,你就在家里等消息吧。”魏峰直接一口回绝。

“那好吧,如果可以的话,求魏先生放我女儿一条生路。”姜宝成又继续说道。

魏峰答应了下来:“我答应你,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伤害她。”

魏峰内心感慨不已,这个蠢女人差点害死自己的父亲,而姜宝成还处处为她着想。

飞机没这么快过来,至少也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

魏峰很快就赶到了陈不凡发送过来的地址。

是一幢大厦的楼顶,因为平坦而又宽阔,可以支持飞机起降。

魏峰等了一个多小时,一台猎豹直升机从天台降落了下来。

“您好您就是魏先生吧?”

“没错,我是魏峰。”

确认过身份之后,魏峰上了飞机。

直升级加满油之后,又很快调头向着海洋的方向而去。